叫我书包带

恨未引刀成一快,终惭不负少年头。



0.
“说那千年之前,女娲补天时剩下了一块神石,神石本就是吸天地灵气,于世间辗转千年倒是成了仙。
说来奇怪,十年前城郊土地庙附近有那么一伙匪人,专抢那单独行路的人,劫钱劫色连官府拿他们也是没有办法,可是突然有那么一天,这一伙人自己前来报官,支支吾吾的就只说了五彩,神仙这么两个词。
再仔细这么一瞧啊,都是吓得呆楞了。这也就算了,这几个歹匪抢来的财物,都成了五颜六色的石头,这原来找了抢得啊,财务到是一夜之间都回来了,是一文不多,一文不少!
打那之后,城郊的土地庙多了个名字叫神石庙…”

1.
说书的站在前头,一脸眉飞色舞,这听客也是个个的聚精会神。

谁也没注意到悄然在角落出现的两个年轻人。

“嘿我说千玺啊,你闲的没事拉我来听这个干什么啊?我还跟源子在写药方呢。”蓝衣服的青年生的俊俏,桃花眼往上那么一挑,仿佛是要摄了人的魂魄去。

旁侧那位唤千玺的红衣青年拿起茶碗轻抿了一口,缓缓道:“俊凯你正经点,没听人家说么,这神石没那么好拿,说不准也是成了人性的。也不知皇上拿的什么主意,炼味丹药非要弄得鸡犬不宁。”

“嘿,那昏君。怕是又听了哪个的胡言乱语,这是要炼长生不老丹呢。嘶,被骗了多少回还不长记性,怕是那次真吃死了,才会罢休吧。”俊凯抻了抻懒腰,一副懒散的模样,面上倒是写满了不屑。

千玺听罢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两个梨涡若隐若现的不禁让人想起了君子如玉这个词。

“嘶,难办了啊,那昏君还是头一次点名要这玄乎的东西,说是有点邪门是不?”俊凯微微皱了下眉,“怎么还争上这个东西了?想不通啊…"

“好了,走吧。”千玺喝光了茶水,一挥衣袖先是站起了身,“先回去吧,别管那么多了。我们三个安安分分的把事情办了就好。现在先回去,收拾一下行囊,隔天去城郊那土地庙看看,再者出来这么久,把源子自己扔在家不好。”

“对嘛,回去回去。”俊凯一扫刚才的神色,眉飞色舞地站起来,推着千玺往外走,“嘿,今天早上,源儿还跟我说馋了城东市上那酥饼呢!”

“那就去买,顺便去配置些东西。”

那身后的说书人还是一脸眉飞色舞,唾沫星子怕是早就满天飞了。

2.
千玺和俊凯自顾自地往前走,没有注意身后一个紫衣书生装扮的人。

“怎么最近要找我的这么多,石头真是不好当。”紫衣少年嘟了嘟嘴,“不过还挺帅的。”边走边嘟囔的下场是直接被自己绊倒。

“砰!”结结实实的一跤让他直接趴在了地上。

“什么声音?”俊凯皱了皱眉,回头却什么都没看见。千玺视线环绕了一周,目光落在了一块周身洁白的石头上,嘴角勾起了一抹不容易被察觉的笑。“小凯,你等等我。”

千玺转身像那块石头走去,化身为石头的刘志宏突然觉得周围温度有点下降,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这大八月天的咋还冷上了?”刘志宏心想。

“欸,千玺,你捡这石头是干嘛的?什么时候对这种东西感兴趣了啊?”俊凯不解的问。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石头挺漂亮的,想拿回去当装饰。”千玺冲着俊凯挑了挑眉,把石头随手放进了衣袖里。

手上动作着,嘴上却没停下,张嘴冲着俊凯做着口型“这石头有问题。”

俊凯挑了挑眉,示意自己知道了,“那就回去吧。”

红衣少年名唤易烊千玺,聪明冷静,善于推理,还极其擅长心理攻击。蓝衣少年是王俊凯,算得上武艺高强,一人当关,万夫莫开。刚刚他们说的源儿叫王源,学医术的,但的上一个妙手回春。他们三个是有游历偶然认识的,合作多年,极其默契。

本来以为这东西说的这么玄,很难找呢,谁知道这神石这么傻,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千玺暗笑。

tbc.
—————————————————————
我放弃了…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文笔……

我好像真的…不适合写文……【捂脸









评论(6)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