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书包带

恨未引刀成一快,终惭不负少年头。

向左转往右看

花吐症梗跟双重人格梗
私设花不会传染什么的…私设大于天orz
荣耀于爱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0.
  “咳咳…”黑暗中,坐在床上的人爆出成串的咳嗽声。捂着嘴的手微微颤抖,他平复了一会儿呼吸,将手里的东西随手放在床头。抽过一旁的笔记本电脑敲了几个词语,半天他才停止阅览。明晃晃的光照在他的脸上,愣了一会儿,他才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1.
  马龙闭着眼睛按掉了尽心工作的闹钟,过了几分钟才揉揉眼睛坐起来。一伸胳膊突然碰到床头有些东西,他抬头一看,一朵蓝玫瑰静静的放在那里。他的眼神逐渐有些不耐烦,扯过一旁的电脑,一如既往的没发现有任何的痕迹。

  他皱了皱眉头,打开了一个名为张继科的word文档,鼠标快速下滑,拉过前面长长的内容重新起了一行。

  “你到底在搞什么?”一阵熟悉的眩晕袭来,他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文档下面已经多一行字。

  “嗯,没什么。玫瑰好看吗。”疑问句,被硬生生的带上了陈述句的语气。

  马龙皱紧了眉头,泄愤似的重重敲打着键盘“张继科你到底要干什么,都一个多星期了,你无不无聊?”

  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怎样,他扶了扶额头。睁眼看着那个明晃晃的“不”,一下子烦躁了起来。

  他扣上电脑又躺回床上,打算再补一觉来缓解早上的不痛快。

2.
  张继科是活在马龙身体里的另一个人,简单的来说就是双重人格。其实以张继科的能力,不光可以不做副人格,甚至还可以自己控制身体。

  简单的来说,他明明可以除去马龙,但现在偏要跟马龙和平共处,还偏偏要当一个藏在他身后的副人格。

  马龙对他的情感也是非常复杂。作为一个设计师,张继科对于图纸的敏感度要远远高于他。他可以算得上是在张继科的帮助下才得到了好几个极具影响力的奖项,在设计界站稳了脚跟。

  但张继科的能力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他甚至能在马龙控制身体的时候跟他交流,甚至在某些时候,张继科只要想控制这具身体,马龙对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马龙一直对于张继科能在他控制身体时与他交流,而他却只能在张继科控制身体是陷入昏迷这一件事,有极大的不满。就感觉是你在生活的时候永远有一个人监视着你。而你永远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就像这段时间,他每天清晨都能发现床头有一朵不同种类的花,但他不知道张继科从哪弄到的这些花,不知道为什么要将这些花放在他的床头,甚至不知道张继科晚上用他的电脑查了些什么。

  马龙本能地感到恐惧,就算他知道张继科永远也不会害自己,但他还是觉得恐惧。一种控制不了自己身体,控制不了自己生活的恐惧。

  马龙躺在床上,陷入了深思。他为什么会和张继科变成现在这个水火不容的鬼样子。明明在不久的以前他还能笑着说出“继科儿,你不要则样”,明明在不久的以前他们还志同道合,立志并肩拿下设计界的最高奖项。

   他们共用一具身体,他们本应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两个灵魂。

  不对,全错了,马龙想。

  他睁开眼睛看着床头的那朵花,蓝玫瑰,说不出口的暗恋,与奇迹。

tbc.

有人看的话我大概…继续写写?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