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书包带

恨未引刀成一快,终惭不负少年头。

大年三十,除夕夜 又过了一年啦,我跟他认识马上就十五年了。

我比他早离开北京一天,我不知道我该用什么身份什么立场去面对他,所以我选择了逃离。 我们认识十五年,我的小半辈子都跟他有关,喜欢他十好几年,从不识忧愁的青葱成长到了面目沧桑的成熟。 别说整个青春了,我整个生命里基本都有他,从前,现在以至于未来。

我是他的兄弟,却又不仅仅满足于兄弟。这是一个虚无缥缈的词,认识十年八年是兄弟,认识几个月也可能是兄弟,就算第一次见面,礼貌而言也得称兄道弟。太过于普通平常,而我想做特别。

今年的青岛特别冷,不知道是天气真的不好,还是房子太过于空旷,亦或是内心的温度在距离这里四百公里外的鞍山。 我说这儿是小家真的没说错,没有他的地方,我顶多算是旅人。

我不会抽烟,队里也不让抽。就前几天刚回来的时候饭桌上寒暄不过,几个长辈塞给我一盒发着打招呼用的,现在剩下一只缩在盒子的角落。 我突然就很想抽烟,即使我还在感冒咳嗽还没好,即使我根本不会抽。 直播被我扔在一边,本是用来打发无聊时间的,顺便让球迷开心一下,结果见证了我的无始而终。 影响总归是不好,我就放着歌躲在屏幕外头尝试着吸了第一口。呛,但是舒坦,我又咳嗽了。


这孩子到底是在抽烟还是沏茶啊!!我的妈我快被自己虐死了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