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书包带

恨未引刀成一快,终惭不负少年头。

国乒奇葩论〔第三期*下〕

*接上期
*不瞒你们说我刚写完求婚晚上就公开了
*除了写车我们还能干什么呢
*下一辆车不远了
————————————————

〔VCR内容〕
  书:大家好,我是国乒奇葩论的主持人,今天呢我们来到了位于北京的国家乒羽中心。这次前来主要是为了我们的一个论题,来向平时最熟悉我们选手的队友们做一个小采访,事不不移迟,我们快点进去吧。

(镜头几次晃动又稳定下来)

  书:好的,我们可以看到上午的训练还没有结束,我们的几位选手在南侧的两张球台,我们别被他发现了,去先去北侧,采访一下刘指导,刘指您好。

(刘国梁回头略微有些惊讶)

  书:我们是国乒奇葩论节目组的,这次来是因为下期的一个辩题,我们想了解一下您眼中的马龙和张继科,他们在队里与去录节目反差大吗?

   刘:其实反差是不大的,他们都是运动员,是哇,在场上场下这个情绪的波动会有,但是上不上节目他们还是沒什么影响的,是哇。他们两个从进国家队以来,这个关系还是一直都是非常好的。他们俩从二队到升一队都是一起拼上来的,包括,我们说,张继科在被返回省队的那一年,也一直都保持联系,是哇。然后又先后是哇,谱写了我们国乒的两大传奇,一个最快大满贯,一个全满贯,我想这个呢不论是说对他们两个自己还是对我们队整体都是非常重要的,是哇。

  书: 那请刘指简单的说说对未来二位的期望吧。

  刘:其实我之前也有说过,他们俩是个镜子是哇,其实更多的时候看到现在的这个时代,我们说是哇,张继科,马龙这两个运动员,包括许昕,樊振东这些后起之秀都是很值得大家骄傲的是哇。马龙他想的多,这些事情是哇,什么应该做,应该怎么做,心里还是很有分寸的。
  包括张继科,许昕,我之前说他们俩个,这里尤其是许昕是哇,不要整天咧个嘴傻乐。那有那么开心的世界笫一世界冠军是哇,现在都成熟很多了。但是这个马龙张继科是哇,平常十分默契是哇,用他们自己说是思想行为高度统一,但是这个双打是哇,不要只在思想上统一,这个身体上也应该默契一下是哇,这点还是不如我和小辉的。

  书:好的,谢谢刘指,我们的队员还沒有结束训练,能不能麻烦刘指帮忙联系一下张继科的同门师兄陈玘跟广东队的指导马琳?

(刘国粱点点头,掏出了手机)
(镜头翻转,背景是一间会议室)

  书:我现在拿到了陈玘和马琳的微信,我们现在分别来询问一下他们吧。
(微信群组电话被打通)
  书:二位你们好,我是国乒奇葩论的工作人员,是这样的,由于我们节目的一个论题,有个问题要问一下您,就是用一句话来评价张继科跟马龙在生活中的状态。

  琳:他们俩啊……他俩太腻歪了。

  玘:他俩有问题!

(镜头再次翻转,背景变成了公寓内侧)
  书:为了不被两位发现,我们现在来到了天坛公寓内部,来采访一下女队的丁宁
(敲门,丁宁一脸疑惑,看到摄像机后反应过来)
  书:丁宁你好,来评价一下你眼中的继科马龙,或者说说他们生活中的趣事?

  大宝贝儿:我刚在群里看到玘哥说了,就知道你们肯定会过来问我…一个我,一个我师傅,那都是灾区,我还好点,苦了我师傳了,在他俩旁边这么多年都瞎了……我到北京就认识龙哥了,一开始觉得他特乖,后来才发现是切开黑。很继科熟起来也是因为龙队。后来马龙就热衷于怼我,继科就帮着,我也是很绝望。
就说之前录乒乒乓乓的时侯,马龙继科我跟小枣儿四个人有个几句话的镜头,马龙为了嘲笑枣儿矮,就一直搭着她肩膀,然后继科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几个色号,往旁边一站,持吓人。马龙就去哄,他明知道张继科是故意的,那他也乐意去哄!別人说啥都不好使,结果马龙叫他几声,揉揉胸口就笑出来了。而我跟枣儿又倣错了什么呢?
还有前几天去参加一个公益的活动,他俩打花球,我看激动跑上去了,被嫌弃,我认了,但架不住他俩拼死搞事情啊!张继科往地上一躺要人工呼吸,马龙拍孑一撂,脸色就不对了,我这么善良当然不能放任局势发展呀,就抢了话筒让龙队去。我以为我这波可厉害了,结果晚上被某人教育说:“我也是你能叫的?″我也是很想不通,明明认识时间都差不多,凭什么就不让叫了啊?到底谁才是正牌的青梅竹马啊!

(镜头再次翻转,字幕:Q如果你因事要找马龙,可打不通电话,这时你会……
  刘丁硕:科哥吧,找科哥
  大番:继科,继科肯定能找到龙队
  大胖:给科哥打吧(大头:实在不行找刘指呗)
  胖雨:找可哥
  程靖淇:找继科吧
VCR结束,大屏幕恢复原样)

  节操:好的,看过了VCR我们也大致了解了一下队里其它队员对两位的看法哈,我们先回到辩论场上,请正方周雨选手进行陈述。

  雨:大家也都看到了,这不光我们男队,女队也受害不浅!而且,这重大事件我真不想知道……做为科哥的前室友,有件事我不得不说,好不容易有天假,早训完了。我想回寝室睡个觉,打打游戏,结果刚进门,就被科哥给拽住了,问我有沒有空。当时真是被兄长蒙敝了双眼(昕:那是你们仨都傻……),一摇头说沒事,然后科哥二话不说让我换衣服跟他出去。我还以为有得玩了,结果科哥带我们去了龙队那套房子不远的地方看楼盘,我直接就懵了,哪想了那么多啊,还以为他要买房子呢,就跟着挑,我还在那儿认真地比对户型,采光大阳台呢。可哥一张银行卡拍在那,已经签手续了。虽然全程可哥没问我半句意见,我还是没发现有哪不对,一看表才半个小时,还寻思着回去打游戏,结果接下来的事情就开始不对劲了。
  交完钱,领了钥匙上楼我就觉得别扭,哪有新房家具都打好了的,一问服务生才知道刚付的是尾款,再一个就是这怎么看怎么像俩人住的。从床到沙发,从杯子到牙刷全是双人份!就连浴室都是双浴笼的!我就开始想,科哥肯定没有女朋友,这离龙队家还近,肯定是为了方便龙队偶尔借宿(昕:这哪是借宿了)就是!我还是太年轻,谁会往那上想啊!我彻底意识到问题是科哥下一个目的地是龙队家,还打电话带了几个工人,进屋就把龙队的手办柜啥都搬走了,我目瞪口呆的时侯,手里被塞了个整理箱就下意识地帮着干活了,等可哥坐在新房孑的地上开始擦手办我才有实感,仿佛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但可哥没给我机会问,谁知道现在……反正他俩以乔迁为理由请全队吃了个饭,好家伙,同居了!问题在于家是我帮忙搬的,卫生是我跟着打扫的,到头来连顿单独的饭都沒捞到!反正如果要以这样的方式留我的名字,那怎么地得整个英雄记念碑!

(胖从对面扔了瓶水过束,雨做了个谢谢胖儿的口型,许昕跟方博探身跟周雨说话,小胖见沒人注意跟张继科说了句什么从选手通道离场。
  昕:小雨你差点说漏了你知道不?
  博:真的是吓死博哥了。
  雨: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差一点就…
  龙:(扭头看看)诶,继科儿,小胖呢?
  科:(控制不住笑)好像去厕所了吧。)

(马龙示意主持人流程继续,两名主持人对视)
  节操:选手不全,我们先休息一下,双方喝点水,讨论一下接下来的发言吧。

  龙:(皱眉)你们刚在那边说什么呢?

  博:在商量还有谁能治得住科哥。

  科:龙队最治我,所以我最顺着龙队嘛

(观众席开始骚动,面对后台选手通道的正方憋笑,张继科抿了抿嘴,马龙一脸茫然,小胖儿回位。)

  邱:瓜娃子,你嗦啷个治不了你撒

  玘:张继科,你说谁最顺着我们小龙人儿?

(马龙猛的回头,其他几人问好,雨胖接过两人手中的推车推至舞台中间,几人一字排开。)

  玘:(戳了戳车上的盒子)张继科一天天就知道搞事,排场整得特大,来龙仔,你自己打开吧。

  邱:(搂过方博瞪了许昕一眼)咨儿你跟他过能巴适嘛!他欺负你你跟苏苏嗦!

(马龙小心的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不是很精致的美队造型的蛋糕,一个球拍儿和一把钥匙。马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后台放的音乐声激的一抬头,张继科拿着话筒边唱,边向他走来)

  科:…昨天已来不及,明天是否可惜,今天你要嫁给我

(许昕方博向观众席挥手,全场:继科in the house,马龙in the house马龙站在原地,扶着推车低下头笑了笑。)

  科:龙,我们从进国家队开始到现在认识15年了,磕磕绊绊的,一路走过来都带着一身伤,但幸好我们都没放弃,一起登上过领奖台无数次,也站在球桌的对面无数次了,有很多球迷,给我留言说我站在万人中央,身披万丈荣光,但我最想要的,那那束是你,只有你才能让我不断的去要求自己,全世界只有马龙。在一起都经历七年之痒了,也吵了无数次,但都没舍得放手,从第一次牵起这么治我的龙队的手,我就在没打算放开过。在这么多人面前其实挺忐忑的,毕竟没跟你商量过,但我太想告诉全世界你是我的了,马龙,我特别幸运,青春有你,有乒乓球,还有一群兄弟,现在我把你做爱的漫威,我们的事业和我们的家都摆在你面前了,我很希望未来的日子里,我最尊敬的对手,最亲密的队友,最爱的人能陪我一直走下去,我诚挚的邀请你,龙,你愿不愿意给我们一个家?咱们结婚吧。

  龙:(听着bgm)我说过这歌跟蔡依林唱完了就再也不唱了的。(握了握钥匙)看你费劲那个样儿吧,行啊,结。

(其他人欢呼,马龙张继科,站在舞台中央,看着刻进了骨子里的对面的那个人,交换了一个浅尝即止的亲吻。)

通道暗处秦志戬在前面走的飞快,肖战在后面追:“老秦!老秦!”

第三期END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