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书包带

恨未引刀成一快,终惭不负少年头。

羽蛇神昕x族民博


21世纪里的部落族民,在外都有正常工作,但离村子都不是很远,最远的一天也能回到部落。每一辈子允许少部分人离开村子,通常挑选强壮的那些人(新型社会,部落之间无冲突,不存在部落之间的斗争)方博是祭司的弟子(祭司是肖指没错)他师兄张继科是他们这辈第一个走出部落面对社会的。虽然是离家…离部落出走的,但也过的还不错,长辈们也都不说什么了,方博才不知道肖战一开始抱着祭司的权杖窝在祭天台上发呆,他啥也不知道。

方博其实并不弱,但天生圆脸,还白…就显得没什么攻击性,再加上是祭司的弟子,所以没有人觉得他会离开部落,可是她天性好玩儿,就是想出去看一看,所以就要参加几个月后的比武了,这孩子倔,肖战索性也不拦他了。

他们虽然叫部落,但并不是那种吃生肉,穿树叶的原始部落,他们的生活跟社会上的普通人一样,只不过是自给自足食物而已,部落内部里面也设有医院和学校,就是跟社会上的长得不一样而已,因为人少,所以闹不起来太大的事情,倒也是一直很平静。虽说是什么都有,但部落里面的世界和外面的总是不同的,方博听张继科,陈玘,邱贻可他们说外面可好玩儿了,他想去的不得了。

他们一族信奉的神是羽蛇神,身似蟒背有翼的那个羽蛇神。祭神台是他们部落的一处与神交流的神台,方博从来不信,他是祭司的弟子,但他从来没听到过神的半点动静,要不是每次肖战下的指令都是对的,他都会怀疑这个神到底是不是长辈编造出来的了。

他来就是找个地方静一静,顺便给自己加个油,他才不相信神能听到呢。

“谁说我听不到的”方博正想着呢,被声音吓了一跳,抬头看看男子站在他面前——没见过,就下意识摆出了攻击的动作,男人却不当回事:“你为啥说我听不到哇”方博正纳闷儿为什么男人会知道他想的是什么时,男人又开腔了:“废话,你个祭司得弟子都站在祭神台上了,我还不知道你想什么?”

“你你你…”方博吓了一跳,半天没憋出来一句完整的话,心里的不相信快把许昕淹了都。许昕翻了个白眼儿,化了个元身,跟浮雕上一模一样的兽体盘起来,把方博围在中间作势要缠。方博抖了一下,许昕刚满意的点了点蛇脑袋,以为这个小族民能尊敬尊敬他了,就听到方博心里巨大的一声“卧槽怎么这么丑!”

许昕一口气没上来,扭扭身体想:这么可爱,掐死算了。

然后方博还是天天来——夏天蛇神身上凉块。许昕见方博不怕他…还挺有趣,也乐意跟他玩。有一天就被肖战发现了。肖祭司脑阔疼,自己这都什么体质,邱贻可跟陈玘性格跟二踢脚似得跑去跟人家神司的王皓玩差点把神司大门给卸把了,张继科跑出去把人家神司的马龙给泡了,方博现在又跟许昕勾搭上了,老秦能整死他。

肖战想起了上次秦志戬带着张继科和马龙找过来的时候被神司工作人员支配的恐惧。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咱们这神司派下来工作的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吧。但是肖祭祀,你是不是忘了方博跟许昕关系暂时还是很纯洁啊…

但许昕还挺乐的其中的,反正他俩的日常就是:方博在心里骂他丑,他就一尾巴甩过去装作没看见方博的样子给他一下,然后方博就会骂他瞎,他就盘在方博身上不下来,方博半拖半拽地带着他去找肖战帮忙——“师傅!!你看许昕!!!”肖战扭过头:师傅不想看,师傅心里苦,师傅得憋住不能哭…算了,憋不住了。

再后来,方博就放弃了出部落,一心一意学习关于祭祀的东西,实在想出去就让许昕带他在外面玩儿个一两天在回来。就有一次碰上张继科了,张继科一看急了,哪来的小子,供我家白菜??羽蛇神?不好使,老子男朋友是神司的!刚想上手,然后马龙就过来了,许昕就喊了声师兄呗,然后就演变成修罗场晚餐了呗。张继科表示想吃蛇羹,马龙说继科儿不要则样,只有方博吃的挺香的,反正许昕害怕。

最后继科跟博儿都去神司了呗,办公室恋情,不错的

评论(2)

热度(16)

  1. 每次开群画风都不一样叫我书包带 转载了此文字
    快来认领!